院長的話
從事近視雷射屈光手術 二十年有感
當我在台大完成四年的眼科住院醫師訓練,並取得眼專科醫師證書後,在升為主治醫師時我選擇了角膜作為次專科,原因是我憧憬當一位角膜移植的專家。
後來我赴美國跟隨角膜大師Kaufman教授學習角膜專科。當時角膜屈光手術在美國非常發達,身為角膜移植大師的Kaufman教授當然也是角膜屈光手術的先驅。因為角膜屈光手術是在角膜上動手術,因此角膜專科醫師自然是施術的最佳人選。理由很簡單,萬一屈光手術發生意外或併發症時,最後必定求助角膜專家,去解決問題。
由於天時地利,我學習到不少屈光手術的技巧,當時最流行的手術是放射狀角膜切開術(Radial Keratotomy,RK),以及自動化角膜層狀削切術(Automated Lamellar Keratoplasty,ALK)。Kaufman教授多次舉辦RK及ALK手術研習會,我身為教授門生,自然也是助教之一,教學相長的結果,我對角膜屈光手術產生莫大的興趣。返台任職於馬偕醫院眼科主任期間,與陳德照教授等是國內少數開始角膜屈光手術的先期部隊。
其後角膜屈光手術進展到目前的準分子雷射手術,我當即成立雷射近視矯正中心。十多年來,不斷的演進,手術技巧當然是精益求精,儀器設備更是隨時升級,努力的結果,個人榮獲AMO公司聘為全球顧問(Global Advisor)及手術訓練導師(Trainer),協助AMO公司在亞太地區VISX準分子雷射手術的訓練工作。診所也被認定為iLASIK手術中心。

從事屈光手術20年的經驗,我認為準分子眼睛雷射手術是有效和安全的,它提供近視及散光的朋友一個機會,免除戴眼鏡及隱形眼鏡的不便。但我也體會到一個成功的手術,需要多方面的配合。最重要的是嚴格過濾不適合手術的病例,因為它不是人人都適合做的,而這須要依賴精良的檢查儀器和正確的判讀能力。更重要的當然是手術的進行,手術要像藝術創作一樣,完成一個手術就等於完成一件藝術品,偉大的藝術品都是經過藝術家精心設計,嘔心瀝血的心力投注,才得以完成。屈光手術的精神也是一樣的。
我遵守的屈光手術原則很簡單:首先是嚴格選擇合適的病例,再根據病例的特殊性選擇合適的手術方式,然後全心全力把手術做到最完美。遵守這個原則,通常都會有令人滿意的結果。
科技不斷創新,雷射屈光手術也日益精進,但許多人對手術的了解卻是片面的,希望大家能對此手術有更多更正確的了解,選擇出對自己最有利的治療方法。
丘子宏